首页 > 新闻 > 副刊 > 正文

慢慢来,比较快

2019-11-29 13:50图文来源:新华日报

吃快餐、忙工作、急结婚……我们时刻看着钟表,把日程安排得紧绷绷,不由自主地追求速度和效率,把太多的过程删减乃至省略。从什么时间开始,我们的生活被按下了快进键?

19世纪末,美国传教士雅瑟·亨·史密斯写下《中国人的性格》一书,书中表示,“对中国人来说,盎格鲁-撒克逊人经常性的急躁不仅是不可理解的,而且完全是非理智的……无论如何,要让一个中国人感到行动迅速敏捷的重要性,那是很困难的。” 几十年后,这种状态发生了根本性逆转:“五四”运动后,启蒙者们对改变现状的渴求愈加强烈;新中国成立后,“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”成为全民族心声;进入21世纪,社会环境更加复杂,工业化、电子化、网络化社会成形,资源引发争夺,加速带来烦躁,时代的心态就再也不愿意等。

据调查显示,84%的人认为自己生活在“加急时代”,64%的人反映“加急时代”的突出表现是“浮躁,踏实不下来”。尤其年轻人更甚,进入社会刚几年就想“一夜暴富”,一言不合就“裸辞”“闪辞”,认为“出名要趁早”“身登青云梯”……我们最终发现,急躁的心态,往往并没有带来人们想要的成功。这种“快”,在人生的道路上变成了一种“慢”。

那么,怎样做才能更“快”地获得成功呢?

古人云:“学如弓弩,才如箭镞。”这句话是指,必须有深厚的学养和积淀,才华之箭方能射得更准更远,唯有长时间的修炼内在、夯实基础,才有持续的爆发力。这就启示我们,任何爆发都需要沉淀的阶段,不能一心只想着做“质变”的突破性工作,而要注重“量变”的积累性工作。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隐姓埋名30年,从青年到暮年,一心研究核潜艇,成为我国第一代核潜艇总设计师;中科院院士薛其坤在年轻时苦心钻研量子物理,凭借扎实的专业基础,攻克了“量子反常霍尔效应”世界难题。北京人艺在建院之初,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排戏,而是下厂下乡。所有导演、演员、舞美人员都在工厂或农村体验生活半年,与工人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。得益于深厚的生活积累,演出才能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……可见,欲成大器,必先修“内功”。

修炼“内功”不易,而面对光怪陆离、纷纷扰扰的世界,静下心、沉住气去修炼更加不易。当下,“不求诸己、反求诸外”的现象并不罕见:有些人把大把精力放在应酬交际上,却不肯好好提升自己;有些人把大量时间花费在钻研成功学上,却不愿去读一本名著经典……为什么会有如此本末倒置的行为?因为人们乐于放纵自我追逐轰轰烈烈的事物,不愿承认“天下大事,必作于细”,伟大其实就孕育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常之中。说到底,那些真正的人生积淀、决定人生高度的东西,都是需要下苦功夫慢慢去丰富的。因此,与其焦虑不安,不如用心修炼好“内功”。

如果把目光从个人转向企业,我们会发现,“跑得快”的企业,最后往往并没有变成赢家。它们喜欢不假思索地去跟随别人的步伐,宣称“再不做就来不及了”。快一点融资、快一点抢市场,好像一切不快就要输了一样。在“快跑”的过程中,没有静心观察和学习,没有时间去沉淀和思考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、数据结构,更多靠创始人和创始者团队的嗅觉和直觉去判断,或者一味借鉴别人的方式。直到有一天发现,当年花快钱建立起来的快团队、做事的快方法,全部变成了寒冬里的束缚和累赘。

快,不一定就赢了。就像田忌赛马:什么时候,放什么马。你的竞争对手放快马的时候,你就一定要放快马吗?还是根据判断忍一忍?当别人的快马跑完了,只有慢马了,这个时候你可以放你的快马,一决胜负。所以,有时候速度的重要性并不是最重要的。

(本文编选自《新商业进化论》)

责任编辑:朱皓
XML 地图 | TXT 地图 | Sitemap 地图